http://nahoyamamoto.com/chuchun/40/

澳门银河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椿树椿树奈若何

时间:2020-09-15 04:3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人类世界对植物的命名也是非常势利的,可以在春天采叶芽儿来吃的椿树,我们就把它叫做香椿;而枝叶不好闻又不能吃的椿树,我们就直呼其为“臭椿”,并认为它是“恶木”。连《诗经》中被丈夫抛弃的女子,也要指着它控诉那个失德之人。

  “我行其野,蔽芾其樗”(《诗经 ·小雅·我行其野》),“樗”就是指臭椿树。一个失婚的女人独自行走在荒郊野岭,感叹自己遇人不淑。就好比近前的椿树,看上去像是高大的、可依的树木,哪想到是百无一用、表里不一的恶木。喜新厌旧始乱终弃,是人类社会和文艺作品经久不衰的母题;幸福的婚姻都是一样的,不幸的弃妇却各有各的不同。刚烈的女子,如霍小玉,发誓化为厉鬼也不愿放过负心的男人;决绝的女子,如杜十娘,心灰意冷怒沉百宝箱。而大多数古代的弃妇,只能一个人彳亍而行,遣返娘家。纵有满腔悲愤心酸,也只能在椿树下怨恨那个男人变了心。“成不以富,亦祗以异”,人世间恐怕再没有比人心更冷酷的东西了,不管是霍小玉还是杜十娘,或者这位哀怨的无名氏,她们都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世人变心的痛楚。她们激烈的抗诉中,除了悲愤苦痛,更多的,是无奈。人心若是像椿树一样,因时生发倒也能落得长久,偏偏人心易变,就是厉鬼和万千财宝也不能挽回呵。

  中国古典文学对人心世故看得很透,也很冷。《白蛇传》也好《牡丹亭》也好,里面人格丰沛饱满的几乎都是女性。至于男子,纵使才思出众、相貌堂堂,也是关键时刻只想着自保的懦弱之人。最具代表性的人物,怕是清兵入关时,想要效法屈原投湖殉国的钱谦益。他的小妾柳如是倒是心意已决,纵身一跃;钱谦益却在湖边瑟缩良久,说出一句:“水太凉。”比水更的凉的就剩下人心了,但成百上千年来,我们还是不甘心,企图在人心的道场上一次次试炼,能够得到崭新的安慰。

  不过,臭椿树也不是一无是处。它的果实樗果,在中药里叫做凤眼草。这个名字很形象,那长椭圆的翅果,中间圆形种子突起,横过来看就像是一只凤眼。凤眼草是清热祛湿的良药,臭椿的根、茎、叶也都是中药,在药剂中应用很广。还有啊,古人认为因为此树甚“臭”,所以鸟兽虫子都不栖不毁,所以臭椿在古人看来是“永寿”的树木。“椿年”、“椿令”,都是祝人长寿的美词。但这实在是古人的误解,香椿臭椿虽然都枝繁叶茂、生长迅猛,但很少能活过50岁——但这又有什么关系,我们常常活在对人心的误解中,不然这世间的痴男怨女怎么会如椿树发芽,不可断绝。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40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